祝寿

2018年07月09日 10:28:30  来源:

  贾大穿上崭新吉服,领着弟弟妹妹和孩子们跪着。

  贾大起身,点香,叩拜,其他人依次。贾大斟满酒,满脸虔诚,声音颤抖:“爹,今儿您老八十,儿孙们为您祝寿来了。”

  贾大洒酒,泣不成声。

  金箔元宝三十副,锦绣冥衣五十套,新奇祭品无数。缕缕烟火袅绕,老者头像含笑注视前方。

  “噼啪”鞭炮炸开,雨,无声无息下了。

  “定是孝心惹哭老天爷。”围观村民说。

  雨越下越大。

  屋内,热闹。案桌正中摆着硕大“庆”字,两边悬挂红轴:仙乡不老,佛国长春。面、寿桃、红龟粿等供品陈列,数十支红烛,照亮整个屋。

  几位穿着袈裟的和尚,打坐,诵经,佛音悠远。

  临时搭建的帐篷内,厨师忙碌,二十余桌宴席早已开吃。

  “贾家好阔气,请了全村老少,还不收礼钱。”

  “村长他娘去年九十大寿,也没这大排场。”

  “福爷好福气,儿女特意从外省赶来,听说贾二还从国外飞回来呢。”

  “二十年前,福爷要有这条件,哪会早走?”

  村民们嚼着美食,你一言、我一句地侃着大山。

  第二天,儿女们驱车赶到县养老院。贾大挤到一位老人床边,贴着耳根,大声说:“娘,我们要走了,爹的寿诞很热闹,大家都夸。您乖乖听医生的话,等您八十岁,给您办更气派的寿宴。”

  老人眼神空洞,呆望桌上,一块吃剩已发霉的蛋糕,上星期养老院发她75岁的生日礼物。

(作者:孙丹 编辑:缪艺璇)

相关新闻

柯城新闻

综合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