钓鳝鱼

2018年07月09日 10:28:30  来源:

  秧苗青青,南风悠悠。稻田里鳝鱼正欢,田埂被它们钻出一个个洞眼,秧水哗哗流失,让人心疼。

  一根鳝鱼钩,一只蚯蚓盒,一个小笆篓。我猫着腰,顺着秧田边搜寻。钩,是废旧自行车上拆下的一根一尺来长的钢丝,在砺石上磨尖,再用老虎钳把磨尖部分弯成钩。蚯蚓是青褐色的,臭水沟里挖出来的,又肥又长,腥味重,鳝鱼爱食。红色的蚯蚓也能凑合,只要比鳝鱼钩粗,能穿上就行。

  最容易上钩的是“哺鳝”。秧稞边上,一圈泡沫。轻轻拨开,一个圆溜溜的洞口显露出来,洞里的鳝鱼刚刚产卵,我们称之为“哺鳝”———那一圈泡沫就是它吐出来护卵的。哺鳝护卵,吃钩凶狠。穿好蚯蚓的鳝鱼钩刚一伸进洞,就被哺鳝一口咬住。左手一拉,鳝鱼露出半截身子,右手食指和中指迅速卡住鳝鱼脖颈,顺势放进笆篓,一条分量不轻的哺鳝就到手了。

  最难钓的是笔管粗的青鳝。可能因为嘴小,总吃不上钩,蚯蚓倒浪费不少。索性放下钩,仔细寻找前门后洞,双手齐下,左手从前门进攻,右手在后洞口把守。青鳝仓皇逃跑,触到右手,赶紧掉头。我两手迅速合拢,却什么都没抓到,小青鳝已不知从哪个洞口溜之大吉了。

  池塘和水沟里的鳝鱼要大一些,只是洞口隐蔽,很难被发现。有时找错洞,还会遇到危险。有一次,我在一条水沟的石板桥下石缝里发现一个洞,将上好蚯蚓的鳝鱼钩探进洞内,马上就有鳝鱼咬钩。不过这次有些特别,鳝鱼没有将钩往洞里拖,而是咬着鳝鱼钩扭圈。我一拉,脱钩了。换一根蚯蚓再伸进去,这次我做好准备,左手握钩,右手在洞口等待。鳝鱼一咬钩,我左手压钩,挂住鳝鱼,迅速外拉,右手趁势抄来。忽觉眼前一红,不好,三更蛇!我本能地将鳝鱼钩连同三更蛇扔出老远,吓得头皮发麻,愣了半天,心还在“扑通扑通”直跳。

  我钓到最大的鳝鱼,是一条七八两重的黄鳝。那天下午,眼看到了黄昏,笆篓还是空的。只好冒险到严家垱附近一条深水沟里去碰碰运气。在一丛游草旁,我找到一个胳膊粗的黑洞。洞口光滑,看样子有鳝鱼出入,心中暗喜。细细查找,不见后洞,只好将钩伸进洞里。隐隐感觉有东西在咬,抽出鳝鱼钩,钩尖的蚯蚓没了。索性换上一条青褐色的大蚯蚓,留着蚯蚓头在钩尖上蠕动,再慢慢探进洞去,右手中指在水里有节奏地弹击。不知是受手指击水的响声刺激,还是青蚯蚓浓烈的气味吸引,这一次,鳝鱼一口咬住钩,奋力往里拖。我左手拉钩,与鳝鱼周璇,右手在洞口等待。大黄鳝终于露出半截黄褐色的身子,我赶紧用右手牢牢抓住。好家伙,这条鳝鱼比镰把还粗!

  太阳下山了,厨房里飘出瓦罐炖鳝鱼的鲜香。凉席上,一块汽水耙,一碗手擀面,一钵鳝鱼汤,一家人美美地吃上一顿!

  钓鳝鱼,使童年的记忆多了一抹亮色,让乡村寡淡的生活有了些许滋味。

(作者:徐晟 编辑:缪艺璇)

相关新闻

柯城新闻

综合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