倔老头

2018年11月09日 11:42:43  来源:

  倔老头是我的父亲。术后,在病房,父亲要弟媳给他肩膀垫个枕头。

  弟弟慌了,说:“爸,这不行的。”

  “我肩膀痛,这里垫个枕头舒服一点。”

  弟媳:“爸,医生说术后6小时要平躺的。”

  “平躺?我肩膀痛,枕头拿来,垫起来。”

  老妈:“你这头倔驴,医生说了6个小时就6个小时……”

  “姐,你快来啊,老爸一定要垫枕头。”我正在病房门口听医生的嘱咐,突然听弟弟喊道。

  探头一看,老妈、弟弟、弟媳排排站。

  “老爸,你要干啥?”

  “我肩膀疼,枕头垫下舒服点。”

  “爸,咱听医生的,平躺。肩膀酸疼,我给您揉揉。”

  父亲点点头,像个年幼的孩子,依恋我,对我的话深信不疑。

  我轻轻按摩着父亲的肩膀,父亲竟睡着了,也不闹了。弟弟接过我的手,继续按摩。父亲睁开眼睛,一看是弟弟,就问:“你来干啥?”

  “我帮你按摩,你舒服点。”

  “我好得很,不用按,你可以出去了!”

  弟弟只好退了出来。

  看着威严的父亲现在如同小孩一般,我和弟弟相视而笑。

  “见了长辈要打招呼”“女孩子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”“作客时不许随便动主人家的东西”“做事踏踏实实、勤勤恳恳”“要孝顺”……目不识丁的倔老头将这些规矩串进了我的生命里,也将一颗名为“家”的种子根植在我的心底,悄悄发了芽。

(作者:王芳琴 编辑:缪艺璇)

相关新闻

柯城新闻

综合新闻